第1章:小小杂役

日近黄昏、月色朦胧。薄雾笼罩在青云大陆,嘉元城内,给整座城池披上了一层白色的轻纱,仿佛一座天宫中的殿宇。嘉元城就是青云大陆大幽王朝的京城。
嘉元城最大门派‘天极门’的藏经阁中,一个少年正在埋头整理书架上的玄门典籍和历代祖师的手札笔录。这少年长的很瘦弱,身板很单薄,面孔黑黑的,模样不太惹眼,但眼睛却是乌溜溜的闪光,给人一种机灵的感觉。
一阵秋风,从窗格子里吹进来,那少年被冻的一阵瑟缩,忍不住回过头来皱了皱眉。黝黑刚毅的脸庞上露出一丝苦笑。“若是我能有一身‘紫缨袍’,再配上一把‘刹绝刀’,成为门派的外门弟子,就不会觉得冷,啊,那该有多么威风。阿鹏也不会瞧不起我,看到我就远远的躲开了。”他喃喃自语道。
这少年名叫燕青霖,六岁的时候他和同村的阿鹏同时到‘天极门’应征做‘外门预备弟子’。阿鹏大名叫林鹏,比他年长两岁,个子比他高出一个头,全身结结实实的,而且为人很机灵,就连相貌也比他长的端正一点。所以,被当时‘天极门’落云堂副堂主、大阴阳手‘步溟’看中,破格给了他一身‘紫缨袍’。
在嘉元城里谁都知道,‘紫缨袍’和‘刹绝刀’是‘天极门’外门弟子的标志。只要是身上穿了紫缨袍,走在大街上不论是谁,在十米之外就会远远地躲开你。外门预备弟子本来是不能穿紫缨袍的,所以阿鹏是破格。说明步溟很看重他。
而燕青霖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,步溟只看了他一眼,便不悦地道:“这样的身子怎么能练武呢,简直一阵风就能吹走,不行不行,赶快回家去吧,回家去吧。”说罢拂袖而去。
当时燕青霖心里害怕极了,生怕自己被赶出去。幸亏当怒气冲冲的步大堂主,将要踏出房门的一刹那,藏经阁的管事赵大叔,站出来说:“步堂主,我们藏经阁现在也扩大了不少,人手明显不够用,不如就让他去藏经阁帮帮忙吧!”
步溟连头都懒得回,扔了一句话,道:“好吧,好吧,让他到‘藏经阁’去做个杂役吧,真是麻烦,这样的人,居然也敢跑到天极门来献丑,岂有此理!”
就这样,燕青霖成了天极门藏经阁中的一名杂役,专门负责擦桌子和管理藏书。工作倒不算太累,但地位太低贱了。
虽然是京城第一大派的杂役,但杂役就是杂役,放到哪里都是杂役,没区别。不说门派里的香主、堂主,就算是遇到地位最低级的‘外门预备弟子’,也要低着头走路。如果是真正的外门弟子,那就更加了不起了,对燕青霖这种杂役的行礼,简直可以直接无视,就像皇上看到村姑一样。
而且,燕青霖发现杂役还分三六九等,他这个杂役明显的很受气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藏经阁是天极门最小的单位,里面真正的杂役,就只有他一个人,比不上什么‘太真殿’‘金霞殿’‘焚香殿’这些大单位,奴才、杂役动不动就三四万。
所谓的‘太真殿’‘金霞殿’‘焚香殿’其实就是天极门培养内门弟子的“内三堂”——太真堂、金霞堂、焚香堂。
内三堂是整个门派,最强大的存在。
除了内三堂之外,天极门还有外三堂和天机堂。
外三堂,顾名思义就是培养外门弟子的三个堂口,分别是‘落云堂’、‘栾鸣堂’、‘贝叶堂’,总共有弟子五十几万,他们是整个门派的基础,每年十月份,门派都会从中选择优秀者成为内门弟子。
而‘天机堂’,则是门派中神圣级别的存在,只有踏入了‘先天境’的奇葩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天机堂修行。
主子强横,奴才就会狗仗人势,趾高气昂,把尾巴翘到天上去。所以,在天极门,天机堂的杂役比内三堂的杂役强横,内三堂的杂役比外三堂的杂役嚣张,外三堂的杂役就只能欺负像燕青霖这样没有后台背景的杂役了。
加上燕青霖太瘦弱了,更加没好果子吃,经常被人明里暗里的欺负,遭人白眼。还好,掌管藏经阁的赵大叔对他不错,整天嘘寒问暖,就像对自己的亲儿子一样。燕青霖最感谢赵大叔的,就是他教会了自己识字。
赵大叔这人颇有来头,虽然只是个藏经阁的管事,但是就连普通的内门弟子,都要让他三分,对他毕恭毕敬的。但不包括那些有后台的。
内门弟子要是有了后台,很快就会成为天机弟子,拥有自己的授业恩师,成门门派的中流砥柱,所以,一旦当上了内门弟子,就算是光宗耀祖了。若是惊才绝艳、气运昌隆之辈,甚至有望飞升。但这种几率太小了,根据燕青霖在藏经阁一本专门记载门派历史《惊天通鉴》上看到的记载,天极门已经有二十万年没有人飞升过了。
入门三年之后,燕青霖九岁,仍然是一名杂役,而阿鹏顺利的得到了‘刹绝刀’成为了真正的外门弟子。
两年之后燕青霖十一岁,还是一名杂役,阿鹏却在步溟的帮助、传授、教导下,成为了一名叱咤门派的内门弟子。
五年之后,燕青霖十六岁,继续当他的杂役。而阿鹏,已经正式改名为‘林中鹏’,并且和天极门十大长老之一的雷鸿飞的女儿雷薇薇相恋,成为有望问鼎天机弟子的奇葩人物。
一想起雷薇薇,燕青霖的心中就会隐隐作痛,当他刚进入藏经阁的时候,雷薇薇也还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,他们是不错的玩伴……